平沙落鹤

别的不多,就脑洞比较多。
喜欢彩铅,喜欢手绘,喜欢动漫,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,喜欢吃,喜欢睡,喜欢FGO,喜欢刀剑乱舞。
励志做一个欧皇。

在群里聊着聊着就聊嗨了,碎不着觉

顺手就整理了一下fate和刀剑乱舞的声优梗

在这存个档

每日一YU(缘更)

脑洞来了收不住.jpg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预警!预警!预警!

本篇致郁!粪婶出没!爷厨慎入!

不适者请尽快离开!

很少写文,文笔幼稚还请见谅!

有bug请友善指出,我会改正的!

不看预警就进来的被致郁了可别怪我!


——————致郁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  


番号三·三日月宗进


  一·遇


  “三日月宗近,因锻造时形成的刃文较多,故而名为三日月,请多关照。”眼眸中暗藏新月的绝美太刀,对着他眼前的审神者,带着笑意说出了他一贯的自我介绍。


  审神者望着眼前的身影,只觉得自己好像整颗心都要陷了下去。


  二·誉


  三日月在第一次出战时便得了誉。


  “哈哈哈哈哈。”


  审神者看着眼前因为战绩最优,周身满是樱吹雪的太刀,眼中再也容不下其他。


  三·欲


  “想要他,想让他成为我的所有物,我要。。。”


  四·圄


  “主公,三日月殿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,他只出阵过一次,是那次的伤还没有好吗?”


  “是啊是啊,三日月的伤不知为何一直未愈,我也是很头疼呢。”


  “那么要不要上报时政,请他们来看看呢?”


  “暂时不必,三日月的伤我还能控制住,且再等等吧。”


  “是,主公。那么,我先退下了。”


  看着近侍刀远去的身影,审神者不禁以袖掩唇笑了起来。


  真的是给了我一个好理由呢,我可靠的近侍啊。


  五·狱


  “呐,三日月,再试试这个吧,这个肯定不会让你很疼哦。”


  “给美丽的东西印上伤痕什么的,真是太美妙了啊。。。”


  “三日月,你的眼睛真是漂亮,把它给我好不好?”


  “你怎么不说话?哦呀,我忘记你已经不能说话了呢。”


  “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吧。”


  “你的眼睛,我收下了。”


  “嘻嘻。”


  六·阈


  “三日月殿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呢。。。”


  “是啊是啊,听说一直都是审神者大人在照顾三日月殿呢。”


  “咱们平时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任务要做,总是没机会去看望三日月殿呢。”


  “现在好像没有任务要做哎,不如咱们现在就去看望一下三日月殿吧。”


 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
  “三日月殿!怎么。。。怎么会这样。。。”


  七·郁


  因为几振刀正好空闲,三日月终于被救出来了。


  但他已形销骨立,残缺不全。


  仿若新月被夜空遮掩,再不见一丝光彩。


  审神者也被时政逮捕,只是下场如何已经没人有空关心了。


  八·雨


  时政派来了新的审神者,是一位很负责的人。


  他想尽办法去治疗三日月,依然没有多大成效。


  原本的近侍刀自责为什么不多追问几句,其余众刃也在自责为何不早日探望。


  只有三条刀派一直沉默。


  “也许,是因为三条刀一贯都是极度独立自我的品行吧,”白发狐耳的太刀终是先开了口。“所以所有人都潜意识的以为这并不是什么异常现象。”


  “以三日月的性格,让他求救简直难如登天。”红瞳的短刀面色沉郁,他身旁的薙刀只是安慰的拍了拍他的头顶,却是什么都没有说。


  “说到底,其实已经没什么能辩解的了,我们的疏忽,对前任审神者的信任,以及前任审神者的贪欲,造就了这一段悲剧,是我们的过失,虽然已无法挽回,只能期望能够让他康复了。”绿色狩衣的大太刀垂下双眼,思考着一切可以拯救的方法。


  下雨了。


  新任审神者在房间里救治着三日月,众刃在房门外等待着结果。


  雨淅淅沥沥的,竟下到了晚上。


  九·吁


  终究是没能救回来。


  看着走出房门致歉的新任审神者,所有刃都像是没回过来神似的。


  去见他最后一面吧,他就要消散了,新任审神者对他们说。


  进入房间,看到了躺在床上蒙着眼睛瘦的脱形的三日月。


  他的面色十分平静,仿佛将要消散的人不是他一样。


  似是感觉到了同派兄弟的气息,他转过头来,似是要笑,却只牵动了一下嘴角。


  有几振刀没有忍住,小声的啜泣起来。


  三条刀依然很是平静,至少表面上看是。


  石切丸坐在床边,定定地看着他们刀派最小的弟弟,说不出话。


  三日月似是感觉到了这沉重的氛围,说了什么,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
  “有形之物终将消逝,不过是在今日而已。。。吗。。。”小狐丸复述出了三日月说不出口的话,苦笑“没想到竟有兄长被弟弟安慰的时候啊。。。我倒是宁愿这一天永不到来。”


  “安心吧,我们都会好好的。”一直没有说话的高大薙刀终是开口。


  三日月再次牵起嘴角,一句说不出口的永别,就此化为光点消逝。


  房外,雨终是停了。


  乌云散开,露出新月。


  “也许,这对他来说,才算是解脱了吧。”大太刀望着那轮新月,面上不知何时,已是布满泪痕。


  十·瘀


  本丸又恢复到了正常,一切仿佛与往日没什么不同。


  日课依旧,出阵依旧,远征依旧,内番依旧。


  只是三条刀派更加沉默,只是所有刃都更加看紧亲刃,


  只是这个本丸,再也没锻出过三日月,也没有刃愿意出阵到阿津贺志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来就只是个脑洞,结果让我写的这么。。。一言难尽。。。心里复杂。。。

我没想发刀的啊。。。

我本来想写暖心的啊1551

下一篇!下一篇我一定要暖回来!握拳!

(等有脑洞了再说吧你)

请问首页有锻出谦信的大佬吗?求公式求近侍求各种玄学!

我不想再破产了1551

我想要刀账+1

5-4一圈出

我怕了你了

这都一期多少振了啊

我觉得,等国服乱舞开了之后,我第一个喂满等级的就是你了

终于刷完了

第无数次痛恨自己是渠道服,不能上网页版

这种完全看脸的活动真的不适合我

累死了

这个欧歪,我真的不想要

我只想刀账+1

以及,我家老爷子是真的很喜欢锻自己啊

没忍住。。。

不过值了

打活动去

头铁想抽圣女的产物

圣女至今0宝

18号再战

我会出的

20层二刷入魂

今天一圈出

后藤也爱我